【Spirk】【TOS】Is Spock an Angel?(上)

看文前警告:

Crossover某日本漫画,据我所知这个漫画对某些群体来说很有争议。我绝对没有贬低任何宗教信仰的意思。但是如果您是虔诚的佛教徒和基督教徒......请酝酿着看吧。如果不小心踩中您的地雷......请爱用右上方小红X。谢谢。











“I think Spock is an angel。”

 

Bones一脸鄙视看着一脸认真样的好友,伸出双手盖在眼睛上。然后他放下手后大叹一口气,放弃指责自己多年的老友是不是又脑子烧坏了。

“Jim,天使是不存在的。”Bones停顿一会,口气无起伏。“就算有,我肯定大地精也不会是他们的一员。”

“但是Bones.......”Jim的语气不自觉高了八度。“我有证据!证明Spock是天使......”

Bones看着一脸坚持的Jim,低下头深吸口气并缓缓吐出。他看见前方桌上摆放着的两杯威士忌,心中后悔为什么要浪费自己的轮休时间和这个倒霉蛋一起在他的医务室中喝一杯。

“行了,Jim亲爱的,”Bones伸手拿过自己那杯威士忌,喝了一大口后继续说:“你为什么认为那个大地精是天使?”

Bones看着Jim一脸不爽转为笑脸再转为一脸神秘的严肃状,深知这个美好的轮休会因这个话题而毁于一旦。但是身为Jim最好的损友,Bones就算不想也还是得舍命陪君子来讨论这个不知所谓的东西。

Jim直直盯着医生,然后身体慢慢倾前,胸口靠在交叠的双臂上并压在桌子边缘,然后压低声音开口道:“Bones,你还记得二级科学官Elane Elkinsen吗?”

Bones皱了皱眉头想了想后点点头,大地精的辅佐科学官,上个月喜得千金还在休为期两个月的产假。“当然记得,她怎么了?”

“那么你还应该还记得Elane在预产期之前,你帮她和她的丈夫做了检查,你还记得你查到肚子中婴儿的性别吗?”

“当然记得。”Bones灌了一口酒后回答道到,他还记得Elane和她的丈夫Jon来拜托他检查胎儿性别的情况。当时做了检查发现Elane的胎儿性别应该是男生,但是最后结果是女的。“这跟Spock是不是天使有什么关系?”

“这就是问题啊,Bones。我还记得我去探望Elane时,她和Jon告诉我你检查出她们这一胎将会是男孩。他们俩还很开心请求我建议一些小男孩的名字。”

“所以呢?”

“你不知道啊,Bones”Jim伸出指头点了点桌面,“Elane跟我在讨论宝宝的名字时,我们除了男孩名字,也顺带讨论了一些女孩名字。顺带一提Spock的名字里包含着喜爱的,疼爱的意思......”

“停停停!”Bones一手扶额,打断Jim的话头,“我非常不需要知道那个大地精的名字的意思。”

“哦,Bones别这样,我也查了Leonard这个名字的意思。”Jim笑了出声。“拥有如同狮子般强大的勇气,这就是我最勇敢的首席医务官。”

“我很确定这些勇气在被你骗上太空后就完全消失了。”Bones斜眼瞪了Jim一眼。“重点是?”

“我在Elane和Jon的对谈中知道原来他们俩其实更希望第一胎是女的。”Jim回想起什么的又轻笑出来。“我没想到Elane身为科学官,居然也会相信说第一胎是女孩儿是代表祝福。”

“祝福?”Bones好奇地问。

“是啊!根据Elane家乡的传说如果第一胎是女孩,那么这个孩子将会平平安安地长大,因为这个孩子是神赐予并且被祝福的孩子。而且这个孩子在降临后会为父母带来好运,并且这样的婴儿长大还会是一个美丽与智慧兼具的孩子。”

“既然这样,Elane和Jon也算是得偿所愿了。”Bones露出了欣喜的样子。“虽然依据现在的医疗科技,就连婴儿的性别也能控制,但是Elane和Jon都选择了自然受孕。虽然以通常几率来说怀女婴比怀男婴更容易,但是当时的检查显示两人的孩子将会是男孩肯定让两人有点失望吧?”

“就是啊,虽然Elane和Jon告诉我他们不管男孩女孩都会疼爱,但是我看到Elane在查找婴儿名字时,还是在其中一个女孩的名字中流连。”

“哦,什么名字?”Bones好奇地问。

“Aurora。Elane说这是最疼爱Jon的奶奶的名字。”Jim拿过自己的杯子,轻嘬了一口润了润喉后继续说。“当时Jon还要Elane不要执着这个名字。Elane却笑着说这是为了纪念最疼爱你的奶奶,感谢她的照顾和爱护,成就了现在的他的丈夫。然后......天啊,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高头大马的Jon脸红了。”

“Jon会脸红?”Bones的脸上流露出讥笑的样子。他可以想象到一个高大壮硕的男生脸红是怎么样好笑的情景。

“是啊,脸红了。所以这之后我就离开房间,以免Jon真的会因为太羞耻而用相位枪打穿地板钻进去。后来我回去我的卧室,和Spock一起进行例常的象棋之夜。”短暂停顿。“在对垒当中,我跟他聊起了Elane和Jon的情况。”

“恩赫?”

“Spock回答我说他们会如愿以偿。”Jim再次倾身向前,“然后Elane和Jon真的生了一个女孩!”

瞬间出戏让Bones脑袋一顿,然后又回过神来。他鄙视的看着Jim,试图整理出这一整段中的重点。

“Jim”bones无奈的说。“这样可不算是证据。”

“为什么不是呢?”Jim直立起身,一脸不可思议。“要知道虽然现代科技进步了,但是还是不能完全确定自然受孕的胎儿的性别。但是Spock却很肯定的说出Elane和Jon会有一个女儿。”

“Jim,这个说法不能百分百支持你的论点。”Bones争辩道。“更何况你说Elane是Spock的科学官,有鉴于那些大地精都能使特别的瓦肯巫术。难保是Spock在他们工作期间接触而察觉到的。你还记得之前我们护送的瓦肯医疗官Selek吗?她当时也有短暂接触到Elane,当时Selek就预测到Elane腹中的胎儿是一名女生。所以我才说这不能说明Spock是天使。”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一开始也没有想太多。”Jim也不恼怒,他只是平静回答Bones。“直到我上个星期去育婴室探望Aurora时和里面的当值护士聊了聊,才发现舰上一直流传着一个流言。”

Jim的话勾起了Bones的兴趣。他身为首席医务官居然有自己所不知道的在医疗场所的流言是对他专业的侮辱。“什么流言?”

“那个流言是——Spock可以控制胎儿的性别。”

—停顿—

Bones懊恼的发现他很可能要患上早发性阿兹海默症,怎么在短时间内脑袋就拒绝运行两次?“因为Spock可以控制胎儿性别......所以Spock是天使?”是谁传出这样的流言?现在自首保证只是毒打一顿。

“一开始我听到这个流言也很讶异。Bones。”Jim摊手。“我还想说这么荒谬的流言是怎么传开来。我基于好奇就查了查这三年来在进取号出生的婴儿,才发现这个流言还真可能是事实。”

盯着一脸我才不信的Bones,Jim继续说道:“在这三年内,进取号上有12名婴儿出生。这其中有4名男婴,而女婴则有8名,包括上个月出生的Aurora。我还记得这些婴儿出生前,我都有探望他们的父母,当时都有聊到有关婴儿性别相关事宜。除却其中5位是在现代医疗手段出生的婴儿,其他自然受孕的婴儿都被Spock成功预测性别。”Jim在Bones想要说什么之前直接打断。“Bones......Bones,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或许是什么瓦肯巫术blah blah blah。但是Bones......你记得Joshua和他妻子的小男孩Justin吗?当Joshua成功从精进号申请调过来时,Spock早就离开到瓦肯星出差三个多月。你还记得吧?”

Bones点了点头。那个时候Spock收到来自瓦肯星科学院的请求,希望可以得到Spock的帮助研究在瓦肯星上发现的新的矿物。Jim还为此而忧郁了一小段时间——因为身为一舰之长的他不能陪同Spock。但是Spock每天都有定时联络Jim所以Jim的心理状况还算稳定。而Bones拒绝将Jim的心理状况是否稳定和Spock的固定联系这两点串联起来,Bones才不想理会这一人一瓦肯之间是否存在什么粉红气氛呢。谢谢。

“我还记得我和Joshua聊过,他告诉我他有一名怀孕了的妻子Jenny。Joshua告诉我说Jenny其实也是星舰官员,但是因为怀孕了暂时留在一个星联太空站上。我们也有聊到有关他的孩子的事。Joshua告诉我Jenny希望第一胎是一个男生。因为她喜欢男生。当天晚上我和Spock聊起这两夫妇的事......Spock说了他们会如愿以偿后。后来Jenny申请登舰进取号成功,接下来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我当然知道了,我一开始还怀疑星联是发了什么疯居然允许一名临近分娩的孕妇登舰。只是没想到Jenny居然是一名利亚人。利亚人的生理状况迫使她们在分娩之前和之后必须要有伴侣的陪伴,否则胎儿可能会不保。幸好最后孩子和母亲都双双安好......”Bones晃了晃脑袋。“但是这一切都只是巧合罢了?Jim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啊!Spock这么说只是为了让你开心。你知道事关你Spock都会变得不合逻辑起来。难保他为了让你开心所以才怎么说。”

Jim听了Bones的分析,有点泄气的弯下身,但是不到几秒种时间他又恢复过来。“我还有其他证据。”

Bones盯着Jim,预测这个话题不太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完结。他果断起身去取另一瓶他珍藏多年的罗慕兰烈酒,他有预感今晚他的三观会被刷新。Jim面对Bones的突然起身也没有恼怒,他知道自己的老友肯定不会在不知会弃自己的情况下不理不管。果不其然,Bones只是取了自己的珍藏烈酒后回来。在开瓶后为两人续杯后,Jim才在Bones无奈的眼神中继续这个谈话。

“你知道Spock总是说自己是瓦肯人,所以没有朋友吗?”

“是啊,艹蛋的瓦肯人。”

“但是我发现Spock会定期和一些人联系。”Jim神神秘秘的说。“我们都知道瓦肯人不需要大量的睡眠,他们都会冥想来平衡自身的生理状况。Spock每天都花费大概1个小时来冥想,完了后才会入眠1至2个小时。但是我发现只有星期日,他会花费整整3个小时来冥想。然后完全没有入眠。有时他冥想完了,会直接联系他不知在哪个星球上的朋友直到轮休时间结束。”

Bones虽然感觉越听越不对劲,但是他还是强忍着没说什么。而Jim却越说越兴奋,滔滔不绝说着他所观察到的现象。

“我观察了几次Spock的作息时间后,也曾经试探性地问了他有关他那些固定的联系人。你知道Spock说什么吗?他说他是和他的同伴联系。但是我曾经不小心瞄到荧幕里他联系的人,天啊Bones,都是一些长发美人和金发大帅哥啊。”

“所以Spock冥想之后会和同伴通讯,这算什么?”

“Bones!你没有听我说吗?Spock说他和同伴通讯,但是荧幕中显示并和他互动的人都不是瓦肯人。看上去更像是人类。一开始我有点好奇,所以某天我就开玩笑说让Spock介绍他的朋友让我认识。Spock也没有拒绝,并且还约定在下一个星期日让我到他的房间一起和他的同伴见面。所以我就去了。”

Bones和Jim灌下一大口酒,Jim等Bones帮两人续杯后继续。“我等到Spock完成他的冥想后,就一起开视讯和Spock的同伴见面。”

“然后,Spock就让我和他们见面了。Bones我告诉你,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人儿。他告诉我他叫米迦勒(Michael)。米迦勒!Bones,那可是大天使啊!还有加百列(Gabriel)、乌列尔(Uriel)等等那个短发的是叫乌列尔吗......”

“好吧,”Bones叹气说,“至少我们知道瓦肯人没有朋友是骗人的。”

“就是啊Bones,但是那不是我要说的。”Jim又灌了一口酒后回答到。“Spock的这些同伴......我该怎么说呢?虽然很美,但是总觉得都散发着不可侵犯的气场。Spock的解释是我见到这几位都是他父亲的战士。我一开始还很疑惑Sarek什么时候聘请保镖,但是Spock却解释说他们不是hatik(生理)而是tam’a(精神)的父亲——Oekon(神)的战士。”

Bones觉得他就要被这些陌生的瓦肯语所绕昏,也可能是因为罗慕兰烈酒的高浓度酒精在作怪。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酒,究竟Jim的Spock天使论要什么时候才会停止?

显然Jim还没有这么快结束这个话题的意愿。

“我还以为瓦肯人都将自己奉献给了逻辑,而逻辑学说和创世神说总是对立的。但是啊......Spock总能在这两者之间取得平衡。米迦勒、加百列、乌列尔......这么说来Spock还很可能是很高阶的天使。”

“真好,所以你想说Spock还是大天使就是了。”Bones鄙视了自己的好友。“事关Spock你就是可以往好的方向看就是了。”

“我该怎么做?那可是Spock......我有时留在Spock的房间内,你知道Spock房间里的瓦肯竖琴吗?”Jim看着对面的Bones又为自己的杯子添酒,他摇摇头微笑。“我对音乐啊艺术什么的可说是一窍不通,但是我也明白Spock的琴艺可不是盖的。偶尔Spock有时间,我总是让他为我弹一曲,据他所说,他通晓已知的所有乐器。有时候Spock也会提笔绘画。他还会雕刻等你可以想象到的一切。对了你知道吗?Spock居然还会地球人的刺青艺术。明明瓦肯人都不喜欢肢体接触。当然Spock最厉害的还是对于音乐的研究及修养。”Jim兴奋地说起来,语气中充满了对自己大副的骄傲。“话又说回来,Spock居然是那个成功说服雅芝人加入星联的功臣。雅芝人是宇宙中最知名的艺术家。但凡是和艺术有关,他们都是非常执着。他们不但对自身的艺术修养有所要求,同时也要求跟他们交流的人具备超高的艺术修养。当初星联为了获得雅芝人的联盟可是费解心思啊......星联一开始派出的音乐家啊艺术家都被一一回绝遣返,直到Spock出面这事才解决了。而雅芝人还强烈要求Spock成为出使雅芝星的星联大使,但是被Spock果断拒绝了。Spock的原话是:我作为守护音乐和美丽之人,无法忍受某些狂热者对于音乐和艺术的自以为是而破坏了这美丽的事物。天啊,现在反倒是Spock嫌弃起雅芝人!更诡异的是雅芝人居然不觉得Spock的评价是一种侮辱,反而为了得想获得Spock的认可而努力中。”

“瓦肯人都是一群变态......”Bones只是哼了口气。“所以你要说Spock是音乐天使什么的吗?”

“我也不确定。”Jim摇晃了手中酒杯,酒杯中未溶解的冰块因敲击而发出微微声响。“或许是吧?”

“说吧,你查到了什么?”Bones看着Jim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刺眼无比。“别露出那种恶心的脸,事关大地精我肯定你早就做了相关调查。”

“Bones......你果然了解我。我后来查询电脑——在地球人类的天使传说中,究竟是哪一个天使,可以控制胎儿的性别,和传说中的大天使等同阶,并且是音乐天使......”Jim放下酒杯,再次朝着Bones露出那璀璨的笑容。“电脑记录还真有这么一个天使。”

“哦?所以那大地精是什么天使?”Bones已经懒得反驳Jim。

“我怀疑Spock是圣德芬(Sandalphon)。”

“圣德芬?那是谁?”Bones发誓他绝非不敬,要知道天使传说早就存在于人类的宗教历史中,长久不衰。而地球上的人类宗教千千万,天使的传说穿插在这些宗教当中,源头早就不可考。更何况天使的数量多不胜数,单靠人类的记忆根本无法知道全部天使的存在。

“圣德芬,犹太教和基督教中出现的天使长,非常高大的天使,身高可达天顶。”Jim回想起之前查询电脑所得到的资料。“主司圣歌,管理力量,美丽以及生命的天使。可以控制腹中胎儿的性别。圣德芬也是人类的心理治疗师,他会帮助被迷惑的人们。可不是吗?Spock总是在我有所疑惑时给予建议和帮助,所以我怀疑......Spock就是圣德芬。”

“Jim......Jim,就算是你也未免太武断了。”Bones站起身来想要伸伸懒腰,但是脚下一软差点跪倒,还好及时找到自己的平衡并且站稳身子。“要知道这些都是间接证据。你根本没有直接证据证明Spock就是那个什么圣德芬。你连我都无法说服,你要如何说服你自己。”

Bones伸了伸懒腰后,一脸讥笑看着Jim。Jim盯着Bones,而后者一脸你是白痴的样子。Jim知道Bones不会这么轻易相信他,但是他也不敢完全咬定说Spock就是圣德芬。就如Bones所说,Jim所找的都是一些间接性证据。他要如何证明他的瓦肯人就是一个天使呢?难不成我直接跑去问Spock:Hey我亲爱的大副我发现船上有这些传闻我也找到一些证据指出你是大天使圣德芬请问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话我可以看看你的翅膀吗?

“还是算了吧,Jim。先不说你那个天使论是否确实。”Bones说:“你不会想要被大地精鄙视的。”

“我又将心理话说出来了吗?我真该戒掉这个习惯了。”Jim懊恼地说,却在下一秒转变口风。“或许这是一个好主意。与其在这里胡乱猜测,倒不如直接询问获得答案来的好不是吗?毕竟瓦肯人不说谎不是吗?”

Bones强忍着冲老友猛翻白眼,但是语气也略有点提高地回答:“其他瓦肯人,肯定的。至于你的大地精?我很确定他为了你可说了不少的谎言。”

Jim因为Bones的话而皱起眉头来,不满老友的问非所答。但是Jim深入思考,越觉得刚刚的计划是可行的。嘿!事情还能变得多糟糕啊?借着一整段对谈中所喝的酒壮胆,Jim立刻离开医务室前往Spock的房间。Bones目送着Jim离开后打了一个哈欠,他决定要将剩下的轮休时间花在睡觉去。


评论
热度(21)
© joker4ms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