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神】缘

楷子

 

厚重的乌云满布十二月的夜空,可怜那残月的微弱光芒也被一拼遮盖。多少魑魅魍魉皆为此无光之夜而蠢蠢欲动,这是他们狂欢的时刻,RAVE,tieren。 

黑暗的空间,寂静的让人毛骨悚然。静默许久后,一支蜡烛被点燃。那黄色烛光虽微弱却也勉强照亮空间。三道长长的影子倒映在墙上,因烛光的晃动而摇摆不定,模糊不清。

 

墙上的时钟敲响了十二下,一声比一声低沉。围绕在烛光旁的三人之一站起来,那人身着一件黑色的长袍,完完全全掩盖了他的面貌及身材。他俯视着另外两个正坐在地毯上的伙伴,这两人的穿着和黑袍人皆相同,差别在于长袍的颜色——分别是暗红及暗绿。静待几秒后,他缓缓地开口:

 

「你们都清楚自己的任务了?」

 

那两人转头对视几秒后转过头来。一人无任何表示,而另一个则摇摇头回答道:「不很清楚~」顺带附送爱心飞吻一枚。

 

安静的几秒钟,让这个诡异的空间变得更可怖。黑袍人尝试压抑那一瞬间就要爆发的怒气,继续道:

 

「好吧……我早该知道不能期待你们会记住……」

「嘿!」

「该死的不准将我和那混蛋归类。」

 

 

黑袍人无视两人(理所当然及习以为常)的反应伸出手掌。在弹指一响后,黑暗的背景被刺眼的光芒取代。他的同伴仿似有先见之明一般,很有默契的直接上墨镜。黑袍人“啧”了一声,后过头去调整不知打哪出现的半透明,貌似现代科技的产物。而另两人将墨镜取下,无视黑袍人开始闲聊了起来。

 

「说真的,」着暗红色长袍的人儿无聊的晃了晃手中的墨镜,嘲笑道:「你这把戏都已经玩了近千年,来点新鲜的八~」

 

黑袍人无视对方的嘲弄,继续手上的作业。他的默默抗议行为让对方深觉自讨没趣……才怪~只见对方转移目标,将主意打在另一人身上。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让我们亲爱的“上司”可以在恶作剧这方面有着明显的进步?」他说,「你可是鼎鼎大名的God of Mischief!」

「哼!」着暗绿色长袍的恶作剧之神直接讽刺:「我的咨询代价很高。」

 

言下之意就是怕你付不起。(潜意思是你TMD不会自己教啊= =)

 

「呵呵~反正又不是我付~」他大声地笑了出来,扰人的声音让另两人异常心情烦躁。「而且我的本职是科学与科技啊~恶作剧?That is so NOTmy division。」

 

「Not yourdivision?」恶作剧之神嘲笑道:「那么说之前的任务也应当不算在你的业务里了,恶作剧嗯?」

 

「嘿嘿,那个是那个,一件事归一件事哦~」科学与科技之神的脸色在一瞬间暗了下来。「那个Hammer家伙的任务本来是单纯的科技援助,谁让他得寸进尺的要求这要求那?!」居然要求做一个会唱歌的马桶?!这算哪门子的要求?你说啊!

 

「所以你就让他的AI系统在上市之前来个自我引爆,并且还将自爆时间限定在晚上12时正。自爆的前四个小时连续高歌“I will survive”?」恶作剧之神歪歪头想着,「绝对不可以忘了那啥AI一直都在Hammer家伙的大厦,而且你还设计让整栋大厦的安全系统瘫痪导致窗户啊门口都无法开启,同时间也启动了自动洒水器。」

 

「天啊!你真该看看那新型金鱼缸。」科学与科技之神开心的插话,「还真是TMD有够漂亮的~那算得上是我这辈子,不……是下辈子及下下辈子,尤关科学与科技的一大杰作!」

 

「你漏了一点——那是个有冲水装置的新型金鱼缸。」虽然里面装的不是金鱼而是人类。

 

「哼!我没有要了他的命就好。」他不削地哼了口气。「我只是将一些垃圾冲到污水回收厂,估计现在他已经被完美地净化成为地球的生态环境元素之一了。」

 

「结果他变成大型垃圾了啊?」

 

「我该感动……」科学与科技之神假装的擦了擦眼角那不存在的眼泪,「他居然为了让地球变得更美好,为了科学而捐躯了。」

 

恶作剧之神看着眼前的同僚以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跪在那不相关的十字架(去他的哪来的十字架啊?)下方。他的身边飞绕着疑似某些光屁屁的小屁孩(是的有翅膀那种),这如此美丽的画面真是TMD让人蛋疼啊我说= 皿=

 

「够了!」黑袍人终于忍不住,兼且因完成了手头上的作业而打断两人越来越离谱的对话。他将两份(不知啥时)打印好的文件跑到他们俩的脸上,然后直接一个响指。

 

「嘚」

 

「混账……啊啊啊啊啊啊……」

「Fury......!!!!!!!」

 

恶作剧之神和科学与科技之神的下方直接开出一个圆圆光圈,让两人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直接给掉下去。纪律及规则之神.Nick Fury以小指尖轻挖耳道,舒了口气:

 

「终于搞定这两个不知所谓的家伙。」说到恶作剧我还是很行的(内心os)

 

TBC


为了鞭策自己,所以谢了开头来啦~~


评论
热度(8)
© joker4msy | Powered by LOFTER